豪门小老婆 > 第二卷:小妈咪 > 嘴上留点德吧!

第二卷:小妈咪 - 嘴上留点德吧!

所属目录:第二卷:小妈咪      发布时间 : 2021-12-02
咪乐|直播|夜视网 今年的调控还是会以“因城施策、一城一策”为基调。

  罢了,就把起铿给送走吧。这个儿子,他是真的管不了了。一次又一次,这不是他容飞武的世界,不会所有事情都围着他转,是他想摆平就可以轻易摆平的。

    王大队没有再进来屋子,看样子,已经是和容凌一起走了。他向来是个一诺千金的人,承诺好了的,就必定会做好。

    容飞武再想到这一点,心里又多了一些感慨。

    他派了人,先去请了医生,好给容起铿以及容六看伤。然后,他忍着内心的疲惫,以及那抹被容凌拒绝的尴尬,和大家商议了一下接下来的事情。等到大家都走了之后,容飞武让容七慢走了一步,又背着人,颇有些语重心长地说道。

    “七弟,我瞧着,你在容凌的面前还是能说上话的,所以,容凌那边,以后就得劳烦你费心了。他是个软硬都不吃的人,不好掌控,但是我想着,咱们容家要想渡过现在这困境,却肯定少不了他的相助。所以,要劳你多费心。”

    “这是自然,五哥你太见外了。”容七急忙回道:“我是容家人,和容家共存亡,这些事,你不说,我也肯定会尽力的。”

    “嗯,你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我能建议的就是,对待容凌,不要急,有时候宁可缓一些、慢一些,也别急了!”

    “嗯,我明白了。”

    容飞武想了想,似是再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就把容七给送走了,然后自己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怔怔地发起了呆。如此静坐了没一会儿,杜采忆就回来了。她一回来,便是大吵大闹。以她的人际关系,容四等人一散,那容起铿遭受了什么,以及会有什么结果,就会很快就传到她的耳朵里。对于这,她自然恼火!

    当母亲的,总是会偏疼自己的儿子,所以,明知道自己儿子的确是做了坏事,但是她的情感却让她多了私心,一厢情愿地认为,她的儿子不应该得到这样的遭遇。因为其他人都走了,所以愤怒的她,就只能冲着容飞武撒气,质问他为什么要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为什么就同意了要把自己的儿子送到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容飞武心情烦躁,不愿意作答,而且,为这个儿子,他当真是什么都给做了,所以,以一句“这是大家共同的决定,没法再更改了”做了回复,然后就对杜采忆的恼恨、咒骂、甩同情、闹可怜,全部充耳不闻。

    而且,同样的招数,用的次数多了,也就不管用了。为了这儿子,她杜采忆已经在他面前耍了好几次泼了,次数如此的频繁,形象又是如此的鲜明,已经足够颠覆他这对大半辈子对自己妻子的认知了。原来,到老了,他才认识到,对自己的这个妻子,他其实还是没有足够认识的。

    杜采忆闹了半天,哭过了、骂过了、打过了,但是容飞武就如老僧入定了般的不为所动,顿时让她大为恼火。口不择言之下,她阴阳怪气地哼着。

    “是因为那个贱妇回来了,所以你才没有为我们儿子尽心尽力吧。”

    容飞武一直僵坐在那里的神态有了变化,他皱起了眉头,猛然抬起头,警告性地瞪了杜采忆一眼。

    他很清楚,她嘴里所说的那个贱妇是谁,那是他的敏感带。容妈妈一回国,他就知道了,他倒是不知道,自己这妻子,竟然也对小猪的行动了解的这么清楚!

    她是不是一直在盯着她?!

    心里起了不悦,还有淡淡的烦躁!

    况且,她的指责根本就站不住脚,他何曾因为小猪的回来,而没有对起铿尽心尽力?!

    她说这话,太让人心寒!

    但是,对容飞武的这番表现,杜采忆看了,心头只能是更火。她说了半天,这个男人都像个木头似的,可一提起那个贱妇,他就立马发生了改变,可气呀,可气,于是这嘴里说出来的话,就更加难听了。

    “瞧瞧你这样子,一提那贱妇,你就在意了吧?!她找你了吧,让你帮着容凌来欺负我的儿子,那个贱货、狐狸精、娼妇——”

    “啪——”

    容飞武忍无可忍,猛然站了起来,扬起蒲扇大的手,狠狠地给了杜采忆一巴掌。

    杜采忆一下子就呆住了。

    他打了她,他竟然打了她!

    “嘴上留点德吧!”

    容飞武愠怒地训斥,再次给了杜采忆一个警告的眼神,转身,离她而去。

    杜采忆一下子发了狂,冲容飞武扑了过去,抡起拳头,就朝他打了过去,一边打,一边骂。

    “你打我,你竟然为了那个贱妇打我,容飞武,没有你这样的,你这个没有良心的家伙,你这个抛妻弃子的混蛋,我打你,打你——”

    “你给我好好歇歇吧!”容飞武不耐,猛然一手推开了哭闹不止的杜采忆。

    “对起铿,我已经尽力。你要是有本事,你尽管使去,别来找我,他的事,我再也不管!”

    他这个当父亲的,为了他,都冲自己的另一个儿子下跪了,她还想他怎么样?!

    “什么叫做你不管?!”杜采忆尖锐的叫:“他是你儿子,你再也不管他,那去管谁?!哦——”杜采忆愤愤冷笑:“是去管你的另一个儿子吧,是去管那个小贱妇吧?!”

    “住口!”

    恼怒地,容飞武狠狠推了一把杜采忆。眼看着杜采忆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他甩了胳膊,沉沉地低喝了一声。

    “你儿子自己做的事,你别动不动就推到别人身上。还有,注意你是什么身份,别说那些和乡下泼妇一样的话,免得掉了你的身价!”

    说完,他沉着脸,迈着大步离开了。

    杜采忆羞恼地再往前扑,还是被他不留情地给推开,然后他继续阴沉地抬腿往楼上去。杜采忆闹了几次,可容飞武再次如老僧入了定,最后直接将自己关在了书房,任她如何捶打房门都不做回应,她气得,瞪着实木的大门,全身一股邪火,突突地往上冒。

    想到自己这儿子今晚就要被强行送走,她突然意识到了时间紧迫。在心里已经不知道是把容飞武给骂了多少遍之后,她略擦了擦脸,急匆匆地开始为容起铿四下奔波,但是这一次,谁也不吃她的面子,都表示了在这件事上的无能为力。而她也是迟了一步得知,容飞武为了儿子竟然冲容凌下跪了,可尽管如此,还是没有让容凌改变主意。

    原来,自己的丈夫,也不是没有尽力,她似乎有些错怪了。可是她的骄傲脾性,却做不出来道歉的事情。而他,为了她对朱小丹的辱骂,打了她、骂了她、推了她,是不争的事实。

    她没什么好道歉的!

    再次恼怒地冷哼,她不再纠结容飞武,而是继续想她的儿子。她有些反应过来,事情要比她想象地严重地多的多,基本上,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于是,她就将所有的仇恨,给转移到了容凌的身上。

    儿子是她最大的希望和依仗,如今希望没了,依仗没了,那么——你不仁,我便不义!

    绞紧脑汁地想了想,打算豁出去的杜采忆重新将自己收拾了一番,带着人,就冲容凌的家门去了!

    且不管她这一路冲过去,还会不会碰到容凌,单单那别墅里的容妈妈和林梦,就足可以让她的奸计得逞。到了地儿,一道大门将她给拦在了别墅外,她要求了通报。

    在小书房里坐着,正在有一搭没一搭地查看近期的期货市场的林梦一听到是杜采忆上了门,这脸就拉下了。她本是不容易动怒的人,但是一想起容凌从容家回来之后的神态举止,这心里的怒气就没法控制住。

    当时,她也是在这里坐着看着资料,容凌突然推门进来,然后一弯腰,就把她给抱住了。她是知道他去教训容起铿去了,所以立刻问他怎么了,可他却什么都没说,只是紧紧地抱住了她。

    他向来坚强,形象一直就像个钢铁巨人似的,仿佛再大的迫害,都没法将他压垮,他现在这个样子,一看就知道是出事了。所以,她没有再问,而是立刻伸手,先将他给抱紧了。

    她从他的拥抱中,感觉到他需要抚慰。

    他说:“小乖,再抱地紧一点。”

    她就心疼了。

    她的男人,到底经历了什么啊!

    “容凌!”双手环着他,一路摸着他的腰背往上攀爬,她紧跟着站了起来,双手爬上了他的后脑勺,轻轻地扣住了,将他的脸,重重地压向了自己的胸口。然后,引导着他坐到了椅子上,方便她将他给深深抱住。

    “容凌。”轻喃着他的名字,她用了最大的温柔。

    “没事的,有我呢,我陪着你呢!”

    虽然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但是,她会一直和他患难与共,快乐着他的快乐,伤心着他的伤心。

    “小乖。”他低低地念了一声,就不再出口,安静地,在她的怀里埋了将近有半个小时。铁一般的胳膊,紧紧地箍着她的腰,好像恨不得要将她嵌入怀里似的。可她又觉得,他好像是在从她的身上汲取温度、汲取可以支撑的力量。

    “我在这儿呢,在这儿呢……”

    无从得知为何,她只能一再地重复那样的呢喃。那一刻,她只恨自己不够强大,没法让她自己为了他撑起一片可以保护他的天。

    低着头,看着他那分明是由锋利的线条勾画的脸,却显出了淡淡的软弱,她的心,一抽一抽的疼。他的脸深深地埋在她的胸口,那瞬间的脆弱,就和儿子一岁多那会儿,她因为公务不得不离开儿子几天,等回来之后猛然扑到她的怀里,紧紧抱着她不撒手的儿子一般模样,都像是找不到了妈妈一般。那漆黑的睫毛,犹如羽毛一般地搭在他紧闭的眼上,和它在眼下落下的阴影一起,随着他的呼吸微微震颤,也显现出一股淡淡的脆弱来。

    她的容凌啊!

    她在心里嗟叹着,又将头低下了几分,用温暖柔嫩的唇,轻轻地吻着他的额头,吻着他的发角。

    现在的她,不足够强大,所以只能靠这种方式,来安慰他、帮助他。

    后来,她又废了不少心思,对他又是哄,又是劝,又是撒娇,又是卖乖,才将他去容家经历的事从他的嘴里给撬了出来。她气愤的是,那个身为容飞武的父亲,竟然再一次地偏了心。容凌就算是再强大,那肯定也要伤心。是个人,他的心就不可能是石头做的,总会被在意地人的伤害给弄疼的。

    她自己是那样的出身,所以可以把自己放到容凌的位置上,设身处地地感受着他的感受。如同她对那个从未见过一面的母亲存有期待一般,容凌对那个二十多年后才认回来的父亲,也必然存在一定的期待。若是那期待一而再、再而三的落空,那便会是伤!

    容飞武是如何求容凌绕过容起铿的,容凌没说,但是她料想那肯定是很伤人的一幕。这个男人总是愿意将最伤的东西给藏的深深的,不让人知道,她要想从他嘴里知道详情,肯定还要花费一些时间,多费一些功夫。

    不急,她有一辈子的时间陪着这个男人,所以,他心里的伤,她都会找出来,然后慢慢地抚平它们。

    但是,容飞武、容起铿那一家,她是厌恶至极了!

    杜采忆想要进门谈,门都没有!

    “让她走!”冷冷地,她冲着给他打来电话通报,在电话另一头的门卫室职员下着命令:“她要是不走,就别理她。超过半小时不走,那就叫警察!”

    门卫照办,交代了下去。

    大门依旧紧闭!

    杜采忆见不了这屋子里住着的人,也不着急。以她的精明,出手自然不打没把握的仗,又自然是把各种情况都给考虑到了。你人不出来是吧,那更好。

    杜采忆开始骂,骂容妈妈,骂容凌,骂林梦,揪着一个是“婚姻的介入者、破坏者、小三”,一个是“私生子、狼子野心的篡位者、没有手足之情的恶汉”,一个是“声名狼藉的小情fu、嫁过两次人的破鞋、心怀不轨的小偷”,容凌三人,哪里会是痛处,她就往哪里揪。

    这一番痛骂,让门卫室的人瞠目结舌了一下,不得不将此事又告知了林梦。林梦一听这样,就越发怒了。好家伙,你竟然不要脸地到别人的家门口叫骂起来了,简直是岂有此理!

    心里一狠,她就想把杜采忆给抓进来,狠狠地揍她一顿,可是她到底没有全部地失去理智,明白她若真是打了人,那估计就要惹麻烦了。以杜采忆这般地抛弃贵妇形象,胆敢在外人面前就这么像个恶妇一般地在别人门口叫骂,一点脸面都不要,估计是心里正揣着什么恶毒的主意呢。或许,她这是故意要激怒她,引诱她这么做,好让她最后落人口实呢!

    忍!

    深吸一口气,她恨恨地眨了一下眼,等再次掀开眼皮子之后,眼里重现了清冷。她下了命令。

    “随她骂去,你去叫警察,让警察把她给带走!”

    门卫室的人应了是,开始叫警察。一边因为有所担心,所以有监听着电话线的尊叔听了林梦这样的决定,立刻放松地笑了一下,心里默默赞许:林梦这做的很好!

    无论在何时何地何种情况,都要切记镇定,切勿冲动、切勿焦躁,这才是一家之母的行事作风!

    林梦做的很好!

    那他就无需出面提点了。

    警察很快来了,强行将扰民的杜采忆给带走了。自然,她如此嚣张地在门口叫骂,总得受一些惩罚才是。来的警察,自然是受过了上司的指点,所以,不会把容家曾经的主母杜采忆放在眼里,很是强硬地将她带回了派出所,然后严厉地对她进行了口头教育。就这么得,将她像个孙子一般地训了有大半个小时,直至容家那边被惊动,派了人过来打招呼,才将杜采忆给带了回去。

    在林梦的知晓下,尊叔有意操作,将杜采忆上门骂街的行为,给传了出去。她杜采忆,一向以贵妇自称,又一向注重体面和涵养,到时候倒要看看,她如何面对大家的侧目、不屑和奚落。

    可,杜采忆不是蠢妇啊,因为一时的气愤难当,就跑出去做蠢事然后丢自己的脸,冒着会被家族的人给指责,会被外人给笑话的风险,做出这样有损自己的事情,自然是因为她有更大的计划。

    她录了像,从她抵达容家开始,到被警察强行扭送走人,这中间的种种,都被和她随行的人给偷偷录了下来。

    她豁出去了,不打算要自己的脸面了。她要让世人看看,她朱小丹是如何的不要脸,勾引人家的丈夫;他容凌是多么的坏心,害亲人,害家族;她林梦,又是如何地上不了台面。虽然,她也会因为这一系列事件的爆出而丢脸,但是,比起容凌一家,她受到的伤害,毕竟是小的。她顶多会被人嘲笑的便是可怜地勾不住丈夫的心的妻子罢了。她还会引导大众,把她的疯狂辱骂认为是气愤难当之后的合理举动。如此,外界对她只能是同情占了上风,明面上也不会有太多的笑话!

    她是杜采忆哎,也曾处理过容家那么多的事情,她怎么会不知道如何最大程度地保全自己!

    她已经买通了电视台的副台长,也已经得到了保证,这个录像肯定会播出,并且主持人会如她希望的那般,对录像内容进行引导,到时候必然会收到如她希望的效果。她没法在经济上打压容凌一家,更没这个能耐冲过去打了他们一家,但是,她可以让他们在精神上受到摧残!

    女人若是发了狠,那不择手段的程度,还有疯狂的程度,总是要赛过男人的!

    等着吧!

    容凌,朱小丹,林梦!

    杜采忆坐在家中,承受着闻风而来的族里妯娌之间带着指责性质的劝说,面上似是有些反省地听着,心里则是疯狂的冷笑!

(古默现代言情小说《豪门小老婆》已经更新到嘴上留点德吧!,请Ctrl+D收藏本站www.haomenxiaolaopo.net方便下次阅读)
百度